ADME-Toxicology
联系我们

ADME-TOX的新思维提升早期信心

美国和欧洲监管机构的最新指导原则对相关数据作出了明确要求,他们希望看到候选新药的作用机制、药物动力学、在试验生物和人体内与生物合成途径的相互作用,以及重要代谢物的水平和临床影响。

作为回应,领先的制药和生物制药公司都在采取不同的策略,力求根据自身情况尽早生成此类数据。因此,体外ADME-TOX(吸收、分布、代谢、排泄、毒性)和体内药物代谢与药代动力学(DMPK)研究不再被视为后期监管要求,而是成为早期发现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除去监管驱动因素,尽早整合ADME-TOX的潜在优势非常明显。二期与三期临床试验中大约25%的失败是由安全问题所致。因此,如果研究人员能在早期对化合物有较深的认知,就可以节省数百万美元的资金和数年的研发时间,从而将这些资源投入到更具可行性的候选药物上。

作为药剂学家可以使用的重要技术工具箱,质谱法(MS)一直以来都主导着ADME-TOX与代谢鉴定(MetID)的分析领域。质谱法仍是代谢物检测和定量的核心方法。除了准确的质量数据外,核磁共振还能提供重要的结构表征。质谱法与核磁共振的早期组合功能强大,可以防止后期研发和临床阶段出现困难。

除了传统的ADME-TOX方法,布鲁克还引领着新型MALDI成像系统的发展:直接可视化和测量组织中的药物与代谢物,这是一种突破,将药物发现与研发中的组织药物学提升至全新水平。

高度成熟的布鲁克系统为早期阶段整合ADME-TOX的这种新方式提供了所需工具。详细了解EVOQ三重四极杆质谱仪、Advance NMR平台和rapifleX MALDI Tissuetyper。